〈時評〉當大自然碰上大財團

齊柏林上個月空拍鯨魚回程拍下太魯閣「斷頭山」時感嘆的「亞泥,比五年前我拍看見台灣的時候挖更深了」,還是讓人感觸良深....

(來源 中央社)

透過齊柏林的《看見台灣》,大自然與大地對無知又狂妄的島民的無聲反撲畫面一一呈現國人眼前。要不是齊導演因直升機失事而身亡,有完整的「看見台灣II」跟短短五、六年前拍攝的「看見台灣」,當可做很好的參考對照。不過,齊柏林上個月空拍鯨魚回程拍下太魯閣「斷頭山」時感嘆的「亞泥,比五年前我拍看見台灣的時候挖更深了」,還是讓人感觸良深!

  在台灣,當大自然碰上大財團,吾人看到的是──

 (一)看山不是山:高雄左營、楠梓交界的半屏山本無罪,懷石灰岩其罪;水泥廠你挖、挖、挖,他挖、挖、挖,幾十年下來,硬把好好一座半屏山由海拔約233公尺挖到最高處只剩181公尺,面目全非的地形地貌,已經讓半屏山由地理名詞變歷史名詞!鄰近國家公園的亞泥新城山礦場,由海拔776公尺挖到295公尺,齊柏林說「比五年前挖更深了」明明指的是深度,礦業局卻以廣度回應「(亞泥)未擴大開採」,真是雞同鴨講!遠東集團大家長徐旭東說的更絕更扯:「挖深的好處是儲水可以更深,未來還可以養魚,這些都是為了環境生態保持」,思維之另類,教人傻眼!

 (二)看水不是水:地球公民基金會於2006年發現後勁溪的含氯有機化合物含量是歐盟國家的數百倍,由於與台塑仁武廠製程產生的污染物相同、後勁溪上游草潭埤流經台塑、台塑合法的放流管也流進後勁溪,該基金會乃懷疑台塑是元凶,可台塑當局矢口否認,指該廠廢水經由大社工業區污水廠處理後,再送到高縣梓官鄉海放,絕無偷排情事。經驗法則告訴我們:財大氣粗的台塑,果如所言在自家地盤一切都照規矩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外國當然不能也不會造次了,那同樣否認有偷排廢水的台塑越鋼廠,怎會還沒點火煉鋼,就先乖乖吃下越南政府一張五億美元罰單?另外,《看見台灣》揪出日月光偷排廢水染橘後勁溪,高雄市府據以重罰,不意最高行政法院最終認定高市府應撤銷對日月光的一億多罰鍰!看來,台灣的溪水是自己變彩色的,一概跟大財團的廢水排放無關!

 (三)看天不是天:問問彰師大的師生們,除了陰雨天或颱風天,其餘的日子,他/她們看到的天空是藍的還是灰濛濛的?天際飄過的,是白雲還是台化六輕煙囪排放的廢氣?問問彰化縣公館村永光國小的學童們,空氣是自然課裡講的無味無臭,還是實際生活上的常常讓人聞之作嘔?

 (四)看地不是地:一座山、一片林地,自有其因應大自然運作的機制,不濫挖濫伐,動不動就要它來個土石流恐怕還真的不容易?今天,公司也好、個人也罷,沒有三兩三,想租塊國有地挖礦,可說是在痴人作夢!問題不是付不起租金,而是不得其門而入。今天,公司或個人承租國土開挖,國有財產署、林務局依據的還是1978年時任行政院長的蔣經國拍板定案的租金標準,按該標準,國有林地租給台泥、亞泥、台塑、潤泰挖大理石礦的租金,前兩者與後兩者分別是每公頃一年32512元與38000元!更弔詭的是,農委會2014年曾去函財政部,希望將所有國土開挖租金提高一倍,想不到舉債早已破表的財政部的回覆竟然是「無調整之必要」!這不是圖利大財團,什麼才是?

  高市府六年花37億替後勁溪除污,碰上日月光的廢水,錢泡湯了!台塑六輕13張生煤操作、使用許可證展延,雲林縣府日前同意了!亞泥新城山礦場未作環評,經濟部花三個半月就審核完可展延20年,碰上有污染之虞的大財團,行政單位以超高效率配合放行!國土,以每坪一年不到13元賤租給大財團挖、挖、挖!嗚呼,國在山河破的夢魘,將伊於胡底?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