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誰改變了英國大選結果? 年輕世代的怒吼(上)

工黨領袖柯賓受到年輕族群喜愛,是這次大選能提升席次的主要原因之一。(圖片來源:AP)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英國大選週四(8日)剛結束,以英國首相梅伊為首的保守黨未獲國會過半席次,從兩年前的331席掉到僅剩318席,而主要反對黨工黨卻成長了30席來到262席,顯示英國選民對執政的保守黨漸失信心,開始質疑政府脫歐路線,而這次令大選結果出乎意料的背後推手,是英國年輕世代。

《紐約時報》撰文分析,選舉結果呈現出英國年輕世代的高投票率,反映了他們自去(2016)年脫歐公投以來對政府的不滿,因為支持脫歐的多為英國年長世代,但年輕人多數希望留在歐盟,以取得更多工作機會、留學機會並能繼續享有國界之間自由移動的福利。

後悔去年脫歐公投沒站出來

住在倫敦的24歲服務生Louise Traynor說,「當脫歐結果出來我非常氣憤,把自己埋在枕頭裡大叫、不敢置信」,她恨自己當時沒有站出來投票,「我笨到以為這國家還有點理智」,這週四的大選是她第一次站出來投票,為的就是要彌補去年的不甘。

這場脫歐結果帶給她的影響很深遠,不只以後出入歐洲得更加麻煩,也使她與遠距離的西班牙男友更難相聚,還有一群在打工時認識的歐洲朋友。

不過週四大選的結果也讓她鬆了一口氣,她發現自己投給工黨的一票能削弱執政領導人的統治正當性,認為工黨的路線替陳舊的英國政治注入活水,她抱怨,「梅伊知道我已經連續三年只賺到最低工資,然後還要一邊繳學貸嗎?不,她根本不在乎,她只在乎脫歐和交易是否兌現。」

年輕選民登記投票率高漲23%

英國《衛報》專欄作者兼工黨活動份子瓊斯(Owen Jones)週五也投書《衛報》,指出年輕選民長期以來被忽視、愚弄和妖魔化,他們被認為不關心政治、或懶得關心。

他說,「我們的年輕人近幾年來遭受不平等的對待,舉凡學貸、買房危機、找不到穩定工作、低薪、缺乏社會安全保障等」,這導致許多年輕人在脫歐結果出爐後決定要站出來投票,因為他們發現國家機器越來越服膺於富人利益。

結果就是,今年的年輕人登記投票率大幅上漲,超過一百萬名25歲以下年輕人登記投票,根據《每日電訊報》數據,在五月份登記投票截止日的最後一天,共有24萬名25歲以下的年輕人登記投票資格,較2015年的登記投票人數多出13萬人,他們以前都沒有登記投票過。

從比例來看,18至24歲年輕選民的登記投票率是66.4%,相較於2015年同年齡層的登記投票率僅43%,今年的確高出許多。

​繼續閱讀:分析:誰改變了英國大選結果? 年輕世代的怒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