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監獄「收嘸人」 轉型難民棲身地

對這些難民來說,監獄生活是他們踏向自由世界的第一步。

大部份暫居在監獄的難民都相當年輕。(圖片來源:AP)

(台灣英文新聞/曾冠融​ 綜合外電報導)荷蘭近來有一個相當頭疼的問題,大概是其他國家想也想不到的:監獄太多,囚犯太少。

大多數的國家如比利時、英國、海地、義大利、美國及委內瑞拉為監獄人滿為患苦惱,但荷蘭現下反而有太多監獄閒置,甚至得承租部份給鄰國比利時、挪威。根據荷蘭法務部統計,該國將近1/3的監獄牢房是閒置狀態。犯罪學家指出,這是因為過去20年來荷蘭國內犯罪率顯著下降。另外,該國近來傾向以社區矯治取代慣常的監禁。

鹿特丹伊拉斯謨大學犯罪學教授René van Swaaningen說:「因為荷蘭人多半存在根深柢固的實用主義思維。」監獄維持是很昂貴的,相較美國強調「監禁」背後的道德意涵,荷蘭重視採取最有效的方法。

荷蘭的國家統計辦公室指出,「有記錄的犯罪」在過去九年減少了1/4,預期到2021年,會有3000單位的牢房過剩。荷蘭政府在三年內關閉了全國19間監獄,去年度的政府報告顯示,未來仍會持續削減。Swaaningen亦指出,荷蘭日益重視其他監控方法,例如「電子腳鐐」也有助降低容留率。

「囚犯不夠」讓荷蘭人十足傷透腦筋,激發不少創意。

多數的閒置監獄搖身一變成了難民收容所,一間間的隔間就地變成家庭的單間公寓。有些監獄改造後,還有健身房、廚房設備、戶外花園。西北部的哈倫市 De Koepel 監獄,內部庭院甚至大到足以容納一個足球場。

許多 De Koepel的新住民都表示對現狀感到滿意,不過食物還可以再加強。(圖片來源:AP)

《Business Insider》訪問指出,沉重的房門對難民來說反而是安全感的象徵。多數人不覺得自己身在監獄。(圖片來源:AP)

Yassir Hajji 年方25,他在家鄉伊拉克是名理髮師。既然有空檔,他索性在「獄中」重操舊業。(圖片來源:AP)

東北小鎮霍赫芬希望讓難民有回到家的感受,當局下令拆除高聳的外牆、鐵絲,重新設計牢房門鎖,從裡面也可以打開房門。庇護申請者接待機構發言人Jan Anholts 表示,「機構這邊特別留心,除非他們真的釋懷、放鬆了,不會讓一些前政治犯再度踏進牢房。」Anholts 強調,「我們希望大家都能感到安全。」對這些難民來說,監獄生活是他們踏向自由世界的第一步。

另外,荷蘭當局規劃將部分閒置監獄外界給外國。兩年前,挪威就以2千500萬歐元,三年期向荷蘭承租Norgerhaven 監獄,以挪威籍典獄長搭配荷蘭籍獄警共同管理。

儘管閒置監獄用途廣泛,有些人是不大贊同關閉監獄的。例如全國上下近2600名獄警可能在新一波監獄關閉潮中失業。另一些官員則抱持,「閒置監獄」不代表荷蘭打擊犯罪有成,反而象徵失政不當、越來越少的犯罪被發現,難保之後還得再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