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政治真空的終結 馬其頓新總統上任

(台灣英文新聞/ 李昱德綜合外電報導)歷經兩年的混亂之後,南歐的小國馬其頓總算擺脫了政治僵局,選出42歲的佐蘭·薩耶夫(Zoran Zaev)擔任總統,外界對他期望很高,希望他能帶領這個國家重新步上正軌。

2015年2月,當時為反對黨「馬其頓社會民主聯盟」(SDSM)黨魁的薩耶夫,開始向外界釋出大量宣稱遭洩露給他的「政府監聽檔案」,立刻招致時任總理的格魯埃夫斯基(Nikola Gruevski)反擊,雖然並未直接確認檔案真偽,他堅稱自己並未下令監聽,也堅持檔案皆為剪接而成,最後更以「顛覆國家罪」起訴薩耶夫。

然而,事實上,從格魯埃夫斯基自2006年上任到2016年卸任的這幾年間,馬其頓政府不僅壓抑新聞自由,還時常干涉司法,甚至介入選舉,加上與鄰國希臘的「國名之爭」,讓這個小國想要加入歐盟和北約的道路困難重重。

去(2016)年12月大選結束後,該國更是出現格魯埃夫斯基所屬的執政黨「馬其頓內部革命組織民族統一民主黨」(VMRO–DPMNE),和在野黨SDSM幾乎同時宣布當選的弔詭現象,最後雖然由執政黨在國會中取得最多席次而得以組建政府,卻沒有辦法獲得包括該國阿爾巴尼亞裔黨派的支持,最終將執政地位拱手讓人。

相反的,SDSM獲得了第二高票,加上阿爾巴尼亞黨派的票數,最後得取得國會120席中的62席成功過半,相對的,25個政府首長的位子,有8個交給了阿爾巴尼亞黨派,長期以來,這個佔馬其頓將近四分之一人口的少數族裔與處於優勢地位的馬其頓族大小衝突不斷。

阿爾巴尼亞裔馬其頓人的訴求很簡單,那就是讓阿爾巴尼亞語成為馬其頓的官方語言之一,為了強調這個目標,在前政府擔任國防部長的Talat Xhaferi特意在國會開場時,使用阿爾巴尼亞語演講。

薩耶夫說,現階段馬其頓的首要目標,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加入歐盟和北約,但是在希臘於2008年,以馬其頓共和國與希臘北方省份馬其頓名字相同,杯葛馬其頓加入北約後,兩國關係一直很緊繃,馬其頓能否在薩耶夫的帶領下加入這兩個組織,似乎仍是未知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