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審查員的工作日常:低薪、憂鬱、缺乏訓練

圖片來源:AP

(台灣英文新聞/曾冠融 綜合外電報導)「這份工作毫無享受可言。你每天早上九點走進公司,打開電腦,觀看著某人把自己的頭砍下。每天、每秒,這就是你會看到的。」英國《衛報》採訪了某位不願具名的臉書審查員,他誠實地描述了自己的工作。

這位男士接受了兩週的職前訓練,隨後就投入工作,每天審查臉書使用者發布的內容,移除任何散播仇恨、恐懼、有恐攻份子的片段。他的時薪僅有每小時15美元,「拿的薪水少,工作價值還被貶低。」

臉書透過演算法、用戶端檢舉有疑慮的照片、影片、檔案及社團,而這位審查員的工作,便是全權決定這些問題影像該移除、或者保留。日復一日地進行審查工作,對審查員來說,是一種重複性地身心戕害。受訪人表示:「我們的團隊裡每天都有人需要看心理醫生。有些會因此失眠、做噩夢。」

《衛報》指出,強迫觀看他人暴力行為、性虐待兒童等等極端片段「猶如懲罰」。這些工作人員應在事前有大量的自癒訓練、和諮商師保持密切聯絡。顯然地,目前僅兩週的教育訓練完全不夠。

臉書發言人回應道:「我們注意到這類工作非常困難。針對每位審查員,臉書都提供心理治療課程,內容包含諮商、自癒訓練,以及完善的支持系統。」公司強調,不僅職前訓練,就職後也會密切評估、持續訓練內容審查員。

《衛報》訪問的逆名審查員坦言,臉書的確每幾個月內部會開授心靈成長課程,同時亦有管道和諮商師諮商。問題是,大部份的審查員是短期契約工,多是初到美國、英語不甚流利的外籍移民。這些人怕丟工作,多半對外隱藏身心狀況,選擇犧牲個人時間接受治療。

外界亦批評,臉書審查的方法不盡然符合產業標準。例如,英國網路觀察基金會(Internet Watch Foundation,IWF)、美國國家失蹤及受虐兒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Missing and Exploited Children,NCMEC)設有審查兒童性虐待的專責小組。網路論壇Reddit則外聘 健康工作環境計畫(Workplace Wellness Project)的顧問前來教導員工觀看、移除平台上的不當內容。

每位IWF雇用的審查員,都會經心理醫師評估工作可適性,詢問應聘者連串問題諸如:對色情片段的想法、有無支持網絡、童年、個人「地雷」。通過第一階段,IWF接著測試他們的工作能力。第二階段,這些應聘者會和兩位IWF工作人員一同觀看兒童性虐待的各式影像。藉以觀察應聘者如何應對,讓這些人自己決定是否要繼續下去。

就職後,每位IWF的審查員每日都要審核上千張問題影像。不過,他們每月有固定的諮詢時間,共同討論對這些性暴力影像的應對策略。包含,如何適時抽離、專注影像其他細節、休息、和同事討論、放空。

Naheed Sheikh是健康工作環境計畫的共同創辦人,他表示:「審查員的工作需要大量接觸人性的黑暗面,包含背叛、殘酷的那塊。要在心裡對抗這類黑暗,只有透過人與人間的持續連結、溝通。」如果審查員沒有經充份訓練,狀況就會「非常糟糕」。Sheikh建議,可以定時輪調這些前線審查員,審查、負責一些較不「情緒性」的內容,例如研究計畫等等。

臉書缺乏事前評估、就職後定期的訓練,只是日復一日讓人面對令人反感的內容,勢必招來員工龐大反彈。Sheikh結論:「如果勞動還不受重視、低薪,那麼任何內容都有可能不小心觸發個人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