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糾纏行為防制法應擴大內涵

「各國民情不一,但反跟蹤和騷擾卻是基本人權,應該受到法律明文保障。」

現代婦女基金會2016年3月舉行記者會呼籲,透過制定專法來防制跟騷,希望民眾連署支持。(來源 中央社)

內政部警政署有意推動「糾纏行為防制法」,以防止跟蹤行為,這項法案立意良善,不過,為使法源更加完備,其實不妨擴大範圍,將網路跟蹤或是一些騒擾行為,都納入相關專法的規範中,才能讓民眾獲得更多保障。

以目前台灣的法令而言,對於屢勸不聽的跟蹤行為,才能依據社會維護法處以3000元罰鍰或是申誡,不僅處罰輕,加上難以認定,往往不了了之。然而,一些犯罪行為,一開始發生時,都是先跟蹤被害人,然後才發生憾事,若能防患未然,將有助於挽回一些不可彌補的過失。

根據內政部警政署草擬的法案內容,是被害人若認為被跟蹤,可報警核發禁止處分,一旦加害人違反禁止處分,將處以罰鍰,若是相關行為持續不改善,將負有刑事責任。

這是實體上的跟蹤行為,但若參考美國在1996年的修法,因為通訊科技日益發達,也將電子設備的跟蹤,納入管理的範圍,也就是除了尾隨被害人外,透過網路觀察或監視被害人,同樣被視為跟蹤的一種。

另方面,多數人會經常接到騷擾電話,而且不堪其擾,英國訂有「防止騷擾法」,定義對某人騷擾超過2次以上,就有刑事責任,此外,在「惡意溝通法」中,也對侮辱、威脅的電話或信件,這些會使受害人因外來騷擾感到「驚恐焦慮或情緒低落」時,都算觸犯相關法律。

新加坡也在三年前通過「防止騷擾法」,同樣將網路騷擾或霸凌納入規範,定義不僅更明確,範圍也更為擴大。

各國民情不一,但反跟蹤和騷擾卻是基本人權,應該受到法律明文保障。因此,台灣在這次立法過程中,可將網路的相關行為,列入管理範圍,其次,保障的範圍,不僅止於跟蹤行為的騷擾,其他騷擾行為也可做一些適度規範。

(作者李平華,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