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專訪林昶佐 搖滾主唱一年後的變與不變

林昶佐在進入國會一年後接受《紐時》專訪,表示還有很多事需要繼續努力,但絕對堅持自己的信仰。(圖片來源:截圖自紐約時報)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紐約時報》在本(5)月份於林昶佐位於台北的辦公室進行專訪,這位於2015年決定暫別傾心的搖滾樂團事業、投身政治,於2016年當選中華民國第九屆立法委員的台灣重金屬搖滾樂團主唱,在進入國會一年後接受《紐時》專訪,表示還有很多事需要繼續努力,但絕對堅持自己的信仰。

《紐時》報導,在台北市中心的辦公室裡,卸下以往黑色系裝扮的林昶佐已多了份傳統官僚氣質,但辦公室裡一張英國搖滾音樂家David Bowie的黑白海報、一張2015年閃靈樂團的戶外演唱會與集會照片,以及一幅及地的達賴喇嘛肖像照,仍看得出這位前搖滾樂團主唱的心靈依歸。

而從他的長髮也能看出搖滾時代遺留下來的痕跡,這是從未改變的樣貌,儘管一頭長髮曾成為對手競選時的攻擊對象,但時間快轉到一年後的今天,這頭長髮已成為林昶佐在國會內的標誌,代表著青年世代的聲音,推動台灣更進步的改變與獨立。

林昶佐所屬「時代力量」的黨主席黃國昌說,「林昶佐是個搖滾明星,他非常具有個人魅力,他幫我們吸引到一些過去不關心政治的人。」

林昶佐早年即熱衷政治事務,但促使他真正轉向政壇的出發點始於2014年太陽花學運,那時身為閃靈樂團主唱與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理事長的他,成為這場學運中最知名的焦點之一,這場學運讓他看見台灣年輕世代對中國大陸的漠然與對政治現況的憤怒,他說,「年輕世代與他們的父母已全然不同,他們是在一個完全民主與自由的國家中長大,對他們來說,『台灣是獨立的』是不容置疑的事實。」

但林昶佐本身的生命經驗卻不是如此,1976年出生的他生活於國民黨一黨專政的環境裡,戒嚴時期的國民黨力求統一中國的「大業」,課堂教的都是中國歷史而非台灣歷史,那是個只要講台語或客家話就會被處罰的年代,林昶佐回憶道,「那帶來極度自我壓抑與掙扎」,因為他祖母只會說台語與日語,這卻被宣導為錯誤行為,讓他開始看不起自己的祖母和整個家庭。

但他漸漸長大後才發現這是錯的,他了解到成為「台灣人」比成為「中國人」更重要,這樣的信仰和觀念也慢慢型塑他的台灣身分,並展現在音樂裡,「身為台灣人,唱極端與重金屬主題的音樂讓我覺得很怪,但我們用台語方言和民間傳說做為素材,就能建立我的身分認同並更了解台灣歷史。」

林昶佐創辦的這支台灣重金屬樂團以台灣歷史神話與民俗為背景,融入中式樂器在重金屬音樂之中,成為獨創的「orient metal」,閃靈音樂活躍於國際音樂領域,是歐美日許多暢銷搖滾雜誌的常客,數度登上雜誌封面,並獲讀者票選為全球最佳樂團亞軍,足跡更是遍及世界各大音樂祭,更成為台灣第一個巡迴美國的重金屬樂團。

美國重金屬樂團Lamb of God 主唱Randy Blythe描述道,「全球有很多樂團、很多人可以這樣聲嘶力竭的怒吼,或是創作憤怒音樂抱怨體制不公,但林昶佐真的做了一些事,他具體實踐、也試圖改變社會。」

在台北辦公室裡,只有5位成員在國會裡的時代力量,每個人都在努力學習從社會運動份子轉變為政治家,但對這個政黨來說,「擊敗國民黨成為與民進黨匹敵的兩大政黨」這條路還有很長要走。

如今的林昶佐專注於議會工作,包括改變台灣的公投與彈劾制度;時代力量這週也才剛在同婚釋憲法案上取得一次勝利,他說,「我實在太高興了,這對台灣是很重要的一步」,但除此之外還有其他需要被關心的議題,例如讓台灣在國際上獲得更多認可。

林昶佐表示,「改善台美關係不代表中美關係就會惡化,我們只是希望能用我們的方式與大家維繫好關係,這不是零和遊戲」,對此,他與許多議員也正在接觸川普幕僚希望能得到友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