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新人生 蘇丹難民成為澳洲籃球場的明日之星(上)

在澳洲黑鎮市(Blacktown),有一群蘇丹裔的澳洲人組成籃球隊伍Savannah Pride,正在尋找實現夢想的機會。(圖片來源:sa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在澳洲黑鎮市(Blacktown),有一群蘇丹裔的澳洲人組成籃球隊伍Savannah Pride,正在尋找實現夢想的機會。

《紐約時報》報導,球員之一的Henry和Gum在還是學步兒童的年紀,就因蘇丹內戰不得已跟著上千位難民移民到澳洲,現在已長大的他們被美國高中延攬進籃球隊,在此之前已有許多類似案例,包括210公分的邁阿密大學球員Deng Gak,他的哥哥Gorjok Gak進入佛羅里達大學球隊,另一位球員Kouat Noi則在德州基督教大學。

在其他澳洲城市的南蘇丹球員像Thon Maker也都被美國高中和大學籃球獎學金網羅,但這些都不是教練Mayor Chagai當年最初的目標與期待。

教練Mayor Chagai就像父親一樣

32歲的Chagai同樣是南蘇丹出生,因為希望受到好的教育,在7歲時隨著親戚離開家庭與父母,而這是1990年代南蘇丹內戰中上千位孩子的生活寫照,他先輾轉來到衣索比亞,隨著戰爭繼續發生,他花了三個月徒步來到肯亞的Kakuma難民營。

當時9歲的他看見美國教堂外設立一座籃球場,是他開始成長與結交朋友的地方,他在肯亞難民營裡學會打籃球,現在成為Pride的教練。

Chagai最初在打球過程中認識到很多相同經歷的南蘇丹難民,他們一起打球、組隊、與各方好手競賽,但也遭到許多種族歧視,Chagai說他們一開始當教練只是希望擴大球員圈,有許多男孩喜歡打籃球卻不知道怎麼打,「他們需要有人指導。」

這也成為蘇丹裔澳洲孩子所需要的,許多孩子失去了父親的陪伴,生活在這個慷慨大方、富裕卻又有種族歧視的新國家,這些孩子需要指引。

而設立在雪梨西郊的體育館就成為他們的心靈慰藉,窄小、惡臭,牆壁上卻掛著麥可喬登(Michael Jordan)的畫像,是這群孩子的方向,在經歷過人生可怕的戰爭和失親痛苦後,他們可以在此平安的與身旁這群也懂自己生活困苦與掙扎的人一起打籃球。

Chagai也常常將自己的故事分享給那些不好好練習、不認真唸書甚至打架的學生,並教導他們,「首先你們該感謝的是慶幸你們還活著。」他時時提醒著這些男孩,他們是一群幸運的、不用在槍聲與炸彈聲中長大的孩子,能與一群擁有類似遭遇的孩子一起打球,告訴他們必須勇敢活下去,在球場上和人生中都是。

身高210公分的球員Gorjok Gak說,「這裡是將你們聯繫起來的地方」,「你總會有事情做,我們每天都會練習、打比賽、一起練完吃飯後回家」,他說教練給他的感覺就很親密,像另一個父親。

球探帶來的路並不光鮮亮麗

澳洲的教練和隊伍早已把Pride當成球員的「進補站」,他們會訓練出最優秀的球員,教練Chagai有時候根本難以應付來自全世界教練的電話或郵件,難以把關品質的結果,就是前幾年都有球員被美國球探發掘,最後卻只在一些戲稱為「運動員工廠」的學校裡畢業,更有球員甚至放棄高中或大學學業返回澳洲。

招募球員的第一次爭議發生在2008年,那時球隊加入一位美國教練Edward Smith,Smith過去總與美國最優秀的球員一起工作,也有全美大學教練的人脈,他積極協助很多蘇丹裔球員進入美國和加拿大學校就讀,不過在這波看似順遂的光鮮亮麗之下,情況開始難以控制。

每年七月澳洲都會舉辦南蘇丹裔澳洲籍球員的年度比賽,大批教練和球探湧入尋找欲網羅的對象,承諾他們專業的球隊訓練、美好的未來人生,而孩子則須捨棄在澳洲的家人與親友,在毫無支持下前往美國,但隨之而來的是孩子們的失望與痛苦。

繼續閱讀:開啟新人生  蘇丹難民成為澳洲籃球場的明日之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