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六輕是台西村民難以負荷之重

台大公衛所的研究報告指六輕和彰化台西頂庄2村村民罹癌比例高相關。 (來源 中央社)

台大公共衛生學院於4月27日召開記者會,公布最新的六輕在彰化地區的健康風險研究。

雖然台塑當局一副「事不關己」的無辜模樣,呼籲研究單位在結果公開前應召集專家審視,「勿造成社會恐慌、浪費國家資源」,但是,就事論事,社會大眾想知道的是:為什麼位於六輕工業區北方約八公里的彰化縣大城鄉台西村、頂庄村民,尿液中的重金屬和其他汙染物濃度,明顯高於距離六輕較遠地區居民?為什麼夏季風向從六輕吹來時,公館村永光國小空氣會測到高濃度的致癌物苯?為什麼台西村民罹癌風險是大城鄉其他村民的2.66倍,是竹塘鄉民的2.29倍?這些現實數據背後的真相與責任歸屬為什麼遲遲得不到定論?

這一個又一個的為什麼,誰能給恐慌(還有加上因長期的無助導致的無奈、悲憤)的台西村、頂庄村民一個答案、一個交代?這些現象是早已有之,還是在六輕正式運轉後才「碰巧」出現?說六輕和致癌物、高罹癌風險之間全無因果關係,而只是純粹巧合,會不會巧合到讓人不敢置信?台塑六輕面對客觀、事實存在的致癌物、高罹癌風險等,一副局外人、「你問我、我問誰」姿態,就足以跟這些汙染完全又完美地切割嗎?給台大公共衛生學院戴上「勿造成社會恐慌、浪費國家資源」的大帽子,讓異議質疑的聲音消失了,就可以證明台塑六輕是絕對安全無虞的?跟致癌物、高罹癌風險是全不相干的?

去年四月,台塑越南河靜鋼廠涉嫌違法排放廢水,導致越南中部地區魚群暴斃,對於越南居民的抗議指控,台塑集團的回應是「工業廢水經過處理之後,依照環評結論,再以海洋放流管排放,沒有任何一次不合格,而且越南政府已於四月底公布,可能原因來自紅潮,跟台塑河靜鋼鐵無直接關係」,這種涉嫌汙染的廠家跟汙染撇得一乾二淨的類似說詞,在台灣已一再上演,是台灣人熟悉不過的老套,一句「無直接關係」也一再得逞!怪異的是,在台灣沒事的,在越南出事了,這麼「清清白白」的台塑河靜鋼廠,在魚群暴斃的兩個月後就遭越南政府開罰5億美元,而台塑河靜鋼廠不但二話不說在第一時間繳清罰款,還乖乖對排汙道歉。口口聲聲合法、合格,卻繳交5億美元罰款毫不遲疑、道歉排汙毫不遲疑,天下矛盾事有過於此乎?

越南政府歷經短短兩個月的追查訴究,就讓台塑集團為其在越南的汙染犯行認賠、認錯、道歉。越南政府能,台灣政府呢?16年來儼然台西村、頂庄村民難以負荷之重的台塑六輕汙染,那一天才能給弱勢的村民們一個公道?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