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慢電視」夯 七天直播馴鹿大遷徙

(台灣英文新聞/曾冠融 綜合外電報導)極北的拉普蘭地區,是一片蟄伏了多日的沉靜。挪威NRK電視公司派出的攝影團隊,已經在這片冰天雪地中鎮守了多日,食物越來越稀少了,但眼前的馴鹿群卻一點也沒有要移動的跡象。

NRK只得持續守候。馴鹿群每年春季都會進行200公里的大遷徙,而NRK今年決定要好好地記錄下馴鹿遷徙,在電視上播放,每分每秒,一分未剪。

遷徙自周一(24)日晚間展開,但路走了沒多遠,領頭的雌鹿又停了下來。節目編輯Ole Rune Hætta解釋:「我們還在等領頭鹿動作,所有的鹿群都有一隻女性領導,但這隻看來有點優柔寡斷。」後頭超過1000隻馴鹿以及電視螢幕前的觀眾(還有些從世界各地觀賞著直播),都等待著領頭鹿帶領下,開啟一段綺麗旅程。當然,前提是她想動的時候。

無怪這部節目企劃,從一開始就被團隊稱為「不可能的任務」。他們記錄的地區實在太過偏遠,沒有通訊衛星覆蓋。經過數月的準備,團隊最終只好攜上數面鏡子,以便在沿途直接反射訊號。

整個大遷徙的過程預計會花上六到九日,馴鹿每六小時會休息一次。而這所有的過程(包含馴鹿休息的片段),全程都在NRK頻道上播放,會延續整整一週。若遷徙的日程超過七日,節目就會轉移至網路直播,確保觀眾絕不會錯過大批馴鹿渡過克瓦爾灣(Kvaløya)的經典畫面。

英國衛報報導,馴鹿遷徙的傳統已經持續了上百年,但始終只有當地原住民薩米人( the Sami people)注意。Hætta說,透過節目企劃,希望能把部分挪威的日常生活,「帶給其他挪威人知道」。

此次的馴鹿遷徙節目,是挪威當地第11個「慢電視( slow TV)」企劃。NRK大概想不到,他們早在2009年直播奧斯陸─卑爾根列車時,會引起這麼大的迴響。許多觀眾願意守在電視機前七小時,單純欣賞列車前進。後續製播的企劃包含織圍巾、砍伐並燃燒木材等。2013年,挪威國家語言委員會甚至為此創了新字, 挪威語「sakte-tv」 (慢電視)。

慢電視的熱播,是人們對每日緊張生活的反動。NRK企劃負責人Rune Møklebust 提到,慢電視給人一種很獨特的經驗,人們可以透過觀影慢慢感受到自己在時間、空間的真實存在。

「通常挪威人的節奏沒有那麼慢,只是剛好在這裡第一次出現吧!」Møklebust 不認為「慢電視」受歡迎會是挪威獨有,「給任何人一個她真的在意的故事,他們就會專心觀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