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勝! 總統專機空服員罷工日出勤遭除名

失去會員資格 將不得享有勞資談判成果

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去年六月發動罷工。(圖片來源:中央社)

(台灣英文新聞/曾冠融​ 台北綜合報導)華航空服員去年六月發動罷工,桃園市空服員工會事後將罷工當日仍出勤的22名空服員除籍。其中一名參與總統專機任務的組員不服提告,桃園地院昨做出一審判決,宣布工會除名有理,組員敗訴。

蔡英文總統去年六月首次出訪邦交國,正好遇上華航空服員罷工運動。但總統專機當天仍照常出發,出勤的14名空服員中有10名組員是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會員。未配合工會罷工的10名空服員事後遭除去工會會員資格,將不能享有談判後獲得的每小時五美元外站津貼等協商成果。

遭除名組員主張,6月3日同意擔任專機組員時,尚未通過罷工決議,也沒有罷工的確切日期。且為維護總統安全,座機成員都需事先提報給國安局,無法任意更換。

再加上,工會決議罷工時並沒有書面說明「未參加罷工者除名」,且工會應有除籍之外警告、停權等其他較輕的懲戒手段可使用。組員主張,工會自始無法說明他未參與罷工,和「致為害團體情節重大」的具體關聯。

法官認為,其他空服員職業工會成員在參與罷工前,亦有公司指派的飛航任務。專機組員面臨的情況和他人並沒有不同。並且,若組員有參與罷工的意願,自然能事前告知華航公司,將他排除在總統專機名單之外。倘若機組員真是最後一刻才決定參與罷工,導致人力調度不及,專機仍符合民航法規的最低派遣數量,並不會影響外交任務。因此,以參與總統專機服務拒絕罷工,並不構成充分理由。

法官在判決書中充份闡述了「團結權」對工會的重要性:「勞工擁有的唯一資本即為勞動力拒絕提供勞務,往往成為最強而有力的籌碼。然而孤掌難鳴。」再加上,罷工會面臨來自企業內部、社會輿論及各方壓力、解雇風險,是何其困難的事,因此在罷工期間出勤對工會行動傷害最深:「罷工權行使言之簡易,行之艱難,若非被告工會其餘成員於過程中一路堅持,焉能享有後續之成果。」

台灣發動罷工的案例相當少,這次的判決是台灣首例認定工會可將不參與罷工的會員除名,確定了工會的自主性,並肯認工會對會員有一定的拘束力,對未來勞權、工會的發展有正向意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