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新中產階級「錢主」能否撼動金氏政權?

美媒:市場化對北韓的影響好壞參半

圖片來源:AP

(台灣英文新聞/曾冠融 綜合外電報導)即便封閉如北韓,也難以抵擋市場化的世界浪潮。當資本主義一步步滲透,是否能削弱金氏家族對北韓的掌控、撼動金正恩的統治威信?《外交家》雜誌認為,效果好壞參半。

近來北韓出現一種新興的中產階級,「錢主(doju)」。他們多半出身交易商,出入高檔場所、手持智慧型手機、開豪華名車,消費能力驚人。而這群錢主掌握經濟上的資源,享有的生活不亞於統治菁英,卻不必然會威脅勞動黨的統治正當性。

《外交家》點出,這是由於過去20年來,北韓統治階層意識到市場化是無法抵擋的趨勢,慢慢地建立起一套官僚體系,將一些市場化規則融入到決策程序中。因此,勞動黨能夠順利地有限開放市場,又能持續掌權。

2011年金正恩上台後,人民藉由繳稅,便可以脫離國家分配勞動,參與一些小型經濟活動。繳交的稅賦愈高,人民甚至能正當地不出席日常會議、人民動員。北韓勞動黨很聰明地將這些「黨的控制」拿來拍賣,人民的出價越高,享有的自由越大。

另外,勞動黨也把「錢主」拉進國家機器的運作,藉由這批新興階級活化閒置產業,增加政府額外收入。例如,《每日朝鮮》指出錢主們逐步坐擁北韓部份礦場。他們向北韓人民武力部、礦業部購買礦權。這群錢主除了支付租費給政府官員,有時還會賄絡地方幹部、官員已獲得「保護」。如此金、權之間的勾結,穩固了勞動黨的地方基礎。

不過,錢主的成功以及財產分配體制的崩壞,多少也改變了民眾對整個「共產體制」的想像。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今年初發布了一份北韓人民內部調查,顯示近8成的北韓受訪者認為外來商品、資訊對他們而言,比北韓政府要來得影響深遠。一些脫北者也指出,那些受益於部份市場開放的人們,比起其他農工階級,更願意開政府的玩笑。

儘管存在以上的風險,勞動黨還是牢牢緊抓著「利益提供者」的角色。不管「錢主」再有錢,還是受到政府的牽制。例如,過去幾年,北韓的市場流通越來越多,街頭小販要繳給政府的稅也相行提高。《外交家》報導,北韓境內開放了404個官方市場,單單所有商人要繳給政府的使用費每日就高達1千500萬美元。除此之外,各部門還會透過「忠誠稅」、國慶日、天然災害、黨慶祝活動等巧立名目向商家收費。

最重要的是,中央目前的權力仍然龐大,至少大到足以隨時關閉那些不利於他們的企業。例如,Namgang 貿易辦公室先前在清津港口一帶是相當重要的肥料、食物進口商,且和勞動黨也保持穩定的聯繫,但為了制衡Namgang 日益擴充的影響力,黨中央還是一聲令下,解散了這家私企。除了直接解散公司,黨中央有時選擇撤換企業高層領導,換上幹部信賴的心腹或家人。

《外交家》認為,在政治、經濟上金正恩都需要「錢主」的配合。因此,錢主跟金氏家族的關係呈現一種互利互害的微妙氛圍。金正恩透過棍子跟蘿蔔 (威迫控制加上金錢利誘),維持北韓的秩序。於此同時,他也需要「錢主」的活躍來達成北韓的自給自足,抵制國際制裁、降低對中國的依賴。

金正恩在2017年的新年演說多少透露一點端倪,他強調輕工業、民生用品製造的重要性。有論者解讀,金正恩藉著允許國營企業按市場價格運行,試圖邀請更多的錢主加入產業鏈。

未來隨著國際壓力日增,錢主能扮演的角色想必會越趨多元、對統治中樞而言更不可或缺。接下來,金氏政權、和錢主這般新興階級會如何互動勢必是觀察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