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遲到的身分證

伯利恆基金會執行長甘惠忠神父(圖片取自伯利恆基金會)

去年底國籍法修正後,長期來希望持有台灣人身分證卻不得其門而入,連國內有識之士都紛紛代為打抱不平的外籍神職人員,終於紛紛傳出令人振奮的消息。

今年1月26日,投身特殊教育的伯利恆基金會執行長甘惠忠神父,自行政院長林全手中接獲國籍法修正後外籍人士取得的第一張台灣人身分證。算一算,距離甘惠忠神父離開美國到台灣無私奉獻,已然54個年頭過去!

3月下旬,為花東弱勢族群奉獻52年的法國籍神父劉一峰,奉獻新竹清泉部落42年的丁松青神父,也先後順利取得台灣身分證。

這群神職人員的台灣身分證背後,幾乎都有相似的圖像。非親非故卻無怨無悔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揮汗工作,只求付出、不求回報!不是三年五載,而是40年、50年,比台灣一般軍公教退休年資30年、35年還多好幾年!這群人,服務的主要對象是弱勢族群,服務的地方是窮鄉僻壤,這些坊間媒體鏡頭難得關注的對象,卻是這群人生命的重心與生活的全部!這群人習慣默默地工作,即使從沒喊過一次「愛台灣」,可身邊的台灣人都感受得到來自這群人滿滿的愛的付出!

當然,從國民應盡的義務看,這群人大概都無法盡到繳稅的義務,因為這群人習慣於左手接受信徒的奉獻後馬上又由右手分享出去,那來的個人所得?又那來的繳稅能力?但是,誰敢否定,這群人繳給台灣的,其實已經太多太多了!?

當然,這群人也沒辦法對台灣令人憂心忡忡的嬰兒出生率的提升做出直接貢獻,但是,在尊重宗教規範的考量下,台灣人對神職人員的是項「原罪」,當然不可能也不會有所責怪。

除此之外,吾人要問:外籍配偶取得台灣身分證,快者四年、慢者六年;選擇與台灣「結婚」、已經把台灣當永遠家園的神職人員,對台灣的付出、奉獻、貢獻,遠不如一般外籍配偶嗎?否則,為什麼非要等個四、五十年,還要有「殊勳(特殊功勳)」,才能取得台灣身分證?

  如果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那這些在台灣各偏鄉角落奉獻數十年的神職人員,任何一張為台灣弱勢族群付出心力的照片,都是讓台灣風景變得更美不勝收不可或缺的一頁。台灣的公家當局,在給這群人雙手奉上台灣身分證時,真希望能同時說:抱歉,您的身分證遲到了!有您加入台灣人的行列,是台灣的福份與榮幸!謝謝您!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