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河」享自然人權利 環境保護將有成效?

(台灣英文新聞 李昱德/綜合外電報導)如果要拯救一條受到嚴重污染的河流,相關單位能怎麼做呢?印度的做法開了一個獨特的先例,對象是有5億人依靠維生的印度母親—恆河。

印度北部北阿坎德邦(Uttarakhand)的法院,先是判定恆河跟另一條亞穆拉河(Yamuna)為法律上可以享受權利的主體,不只如此,這兩條河流的源頭根戈德里(Gangotri)等地附近的所有溪流、湖泊、森林,甚至是空氣,都被該地法院定義為這樣的主體。

這直接讓這些原本被視為「自然資源」的東西,變成與像是自然人、法人等同級,足以享受同等的權利。

事實上,世界各地都正興起這樣的一種風潮,在厄瓜多,政府通過了憲法授權的法案,宣布「自然」也有持續「存在」、「維持」的權利,紐西蘭則已經在毛利人140年的奮鬥下,宣佈北島西海岸的旺加努伊河(Whanganui River)具有「自然人」的資格。

藉由將「財產」等「權利客體」轉化為「權利主體」,讓人們不再能對「東西」為所欲為,這種做法的興起,極有可能在未來,改變以法律確保環境保護的模式。

舉例來說,在處理恆河的環境問題時,提告的人不需要再跟以前一樣,必須舉證這種程度上的污染會不會「危及人類健康」,因為在恆河成為法律上的權利主體後,任何的污染都會阻礙恆河「繼續生存的權利」,因此將不被允許。

法院還發佈了4個月內全面禁止發給開礦執照的禁令,並計畫籌組一個專門委員會來主管、調查印度山區礦業,對環境造成的負面影響,除此之外,法院還要求污染主管機關,勒令任何將垃圾、污染物傾倒進河川的飯店、工廠、企業以及神廟即刻停業,這估計光是在北部重要的朝聖城市赫爾德瓦爾(Haridwar)及瑞詩凱詩(Rishikesh)就有700間以上的上述產業被關閉。

然而,這樣的「權利保障」界定方式依然模糊。

以法院認定恆河有「持續生存的權利」(rights to life)而言,到底怎樣的程度才算是替其保留了生存權?如果僅僅代表河流可以「自由流動」的權利,那如果行政單位打算建築水壩,會被當成意圖「不讓河流生存」嗎?由於是由北阿坎德邦法院作出的裁量,那恆河在其他邦的地區,會不會受到管轄?如果政府違反規定,會由一般的印度公民提起訴訟嗎?

這些問題仍待解答。如果答案都是肯定的,那這樣的法律對環境保護人士而言,或許將成為對抗污染、破壞的最佳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