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逃脫生活束縛  「副業」為不得已的世代選擇

副業不是因「有需求而發明」出來的,而是自然而然融入到日常生活中。(圖片來源:Flickr)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一位自由業作家Catherine Baab-Muguira在美媒Quartz投書,說明20、30多歲在職場就業的青年人口,因為經濟考量與堅持夢想,從事副業成為這個世代不得已的選擇。

她描述放假日朋友們的活動,有人在教健身課程、架設網站、賣電動遊戲或設計3D列印模型,這些「副業」都是他們平時放假的例行生活,而這種現象無所不在,好像沒有利用休閒時間發展副業就不屬於這個世代。

目前處在20、30多歲的美國青年就業人口中,許多人都擁有一份副業,原因不外乎是希望在經濟不景氣的壓力下能夠持續支撐生活環境,尤其是剛步出校園、沒有工作和人脈經驗的社會新鮮人,前幾份工作的薪資較不穩定,更需要增加額外收入,但事實上,青年人口增加副業的慾望早在2008年金融危機前就出現了。

這第二份工作不是因「有需求而發明」出來的,而是自然而然融入到日常生活中。舉例而言,Catherine的幾位朋友平時正職工作是老師、政府單位人員、非營利組織的大學合作人員等與公共服務相關,但他們的副業卻是用來平衡收支、維持生活開銷的。

然而還有另一群人,他們的副業是興趣性質多於賺錢,例如靠app和某項專長賺取收入的Uber或TaskRabbit(美國知名外包/跑腿服務網站),那些人的正職工作可能本身就是自由業、擁有自己客戶的全職設計師或心靈導師,但副業可以讓他們這種需要人脈的工作藉機提升名氣。

以Catherine本身而言,2015年一整年她靠著寫網站僅賺了415美元,約台幣12,450元,收入少得可憐,甚至付出的時間和金錢(例如到星巴克寫網站)都還更高,但對Catherine而言,副業帶給她的東西遠勝過金錢:這是種可以防止她陷入被生活困住、陰沉和欺騙的「保護措施」,而她認為這也正是這世代青年就業人口從事副業的主要原因。

也許有人質疑,一個25歲初出茅廬的年輕人怎能懂得生活被壓迫的痛苦?但當一群在成長過程中不斷被灌輸「你可以成為最想要的自己」的年輕人,長大後卻發現他們生活在經濟最糟糕的時代,心裡是什麼感受?以往傳統的夢幻職業如藝術工作者或律師,因時代改變已不再那麼令人稱羨、甚至不復存在?

類似的橋段出現在Lena Dunham主演的美國影集《女孩我最大》(Girls)裡,女主角好友Marnie立志想成為一名藝術策展人,直到她被一位策展人點出,「這份工作實際上已經不存在了」,夢想宣告破滅。

上個世代也可能面臨類似的成長「悲劇」,也許到頭來正職工作如行政管理、廣告行銷商甚至是Facebook工程師都不是自己最想要的工作,但副業可以讓人們感覺自己沒有被夢想遺忘,可以讓人們從生活的失落和壓力中轉移,成為一種現實生活和內在世界的橋梁。

最好的情況是,副業就好像是一張彩券,給了人們希望與可能性,這希望縱使遙遠,但就是有可能意外中了大獎、然後實現終極目標,能讓金錢與夢想結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