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入侵」廣東省 中國人害怕什麼?

近年來許多非洲移民藉中國改革開放對外國人的「一味遷就」和「三不管」政策的漏洞,紛紛湧向廣東省。(來源 維基百科)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今(2017)年3月初中國全國政協委員潘慶林表示,「近年來廣東地區的外來非洲移民帶給當地一些治安隱憂」,他提出「國家從嚴從速全力以赴解決廣東省非洲黑人群居的問題」的提案,敦促政府嚴加控管廣東等地的非洲民眾。

潘慶林的提案指出,近年來許多非洲移民藉中國改革開放對外國人的「一味遷就」和「三不管」政策的漏洞,紛紛湧向廣東省,據統計已達50萬「黑人口」,除合法入境者約2萬以外,其餘為非法入境或逾期居留,帶來「三非」(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工作)的社會治安、公共衛生和民族種族問題。

潘慶林批評非洲移民帶來的問題包括社會治安與公共衛生隱憂,如廣州火車站週邊已出現「黑人兄弟」為爭奪「地盤」,或所謂「維權」而聚眾鬧事,並指責黑人兄弟們經常成群結隊,往往夜間出沒街頭、夜總會、偏僻地區,販毒、騷擾女性、打架滋事嚴重擾亂廣州市治安。

此外他也引述資料顯示,非洲是全球愛滋病、伊波拉病毒最猖獗的地區,質疑非洲移民入境未申報健康證明,恐攜帶愛滋病源體入境造成重大危害。

美媒Quartz報導,潘慶林的言論在社群媒體上獲得網友廣大迴響,許多網友發表激烈言論支持,甚至有人說「不該讓中國幾千年歷史與文化遭到汙染」、「驅逐黑鬼,復興中華」等歧視性言論。

的確,前往廣東省工作或就學的非洲移民正逐漸增加,但若認為「非洲移民即將占領中國」未免有點言過其實,據2014年政府統計,廣州市的非洲長期移居人口為15至30萬人,許多人是在中國工廠、倉庫和運輸站工作,也有許多人因受不了經濟壓力與種族歧視而離開。

澳洲麥覺理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研究中國種族與國族主義的講師Kevin Carrico說道,「廣東被想像為體現了『黑人入侵』的種族危機,但這卻不是事實」,他表示,實際上的非洲移民和廣東人想像的並不一樣,如果仔細看社群媒體上的言論,多數人的批評都是非洲人強暴中國女性、嫖妓之後離開、黑人毒品與偷竊搶劫形成社區禍患,造成廣東人居住環境變化太快速,「非洲黑人」儼然成為這些治安與社會焦慮的投射點。

因此衍生了非洲移民在中國遭受種族歧視的嚴重事實,有些非洲移民是運動員、企業家、貿易商、設計師或研究所學生,有些人和當地中國公民結婚、並能說流利中文,但仍時常遭受言語或肢體上的不尊重對待,讓他們質疑儘管中國有大好經濟發展機會,為何還要待在這個備受歧視的社會。

中非衝突其來有自

在中國人的印象裡,「非洲人」就是生活在貧窮落後地區,不值得被平等對待,這種不尊重的印象最早始於唐、宋朝東非奴隸的輸入,但近代中非之間的緊張衝突也時有所聞,如1960年代當中國政府計畫提供非洲學生獎學金而引發的不滿,以及1989年南京反非洲留學生抗議事件,事件後來演變為中國學生破壞非洲學生宿舍、並引發一連串中國反非洲留學生的暴動。

然而,香港《南華早報》專欄作家Alex Lo認為,「美國人對非洲黑人的歧視是根源於黑奴歷史,並且是整個國家的傾向與觀念,中國還沒有這麼嚴重。」也有非洲移民認為,儘管社會上出現許多誤會與衝突,但只要能將中文學好、能用中國人懂的語言溝通,問題就會改善很多。

美國德拉瓦州立大學研究中國種族與國族對話的歷史教授Cheng Yinghong則批評,「中國政府從來沒有祭出任何實際作為改善20世紀高官與政治菁英塑造的種族歧視印象,他們以往認為白人最優越、其次是黃種人、黑人則是最後。」

Quartz報導,相較於改善社會的種族印象,中國政府似乎更聚焦在提倡中非文化交流、推廣與非洲國家的經貿關係。

維也納大學研究跨文化交流的非洲研究教授Adams Bodomo說,「種族歧視就是歧視,也許有人會說這種現象在其他地方更明顯、更惡名昭彰,但只要有受害者出現,就必須正視這個問題」,他說中國不能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卻仍然忽略這些議題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