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一配偶制最理想? 其實是偏頗研究造成的結果

單一配偶制目前已經是西方國家文化形塑的一部份,但部分專家在研究親密關係時都忽略自己本身心態的謬誤。(圖片來源:Pixabay)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一夫一妻或單一配偶制是現今社會較能接受的觀念,但單一配偶制真的比多配偶制好嗎?科學家指出這其實是錯誤的研究所致。

美媒Quartz報導,單一配偶制目前已經是西方國家文化形塑的一部份,但這週即將發表的一份研究顯示,部分專家在研究親密關係時都忽略自己本身心態的謬誤。

傳統家族長式主宰的社會,讓家族財產的傳承由上層父親轉移到下層兒子,這種傳承仰賴父權制度與清晰的家族脈絡,更讓單一配偶制結合而成的社會具優勢地位。

但時代會變,密西根大學研究員就質疑,以前研究親密關係的心理學家和科學家是否在做結論前,就已經預設了單一配偶制的前提,這可能導致親密關係的研究從根本上出了問題。

這份研究的主計畫人Terri Conley認為,一般人對單一配偶制的觀念太過根深蒂固以至於「預設前提而去做研究」的心態容易被忽略。

首先,檢視文獻會發現有些研究者使用的研究途徑可能在一開始就讓單配偶制較其他種親密關係取得更多優勢,例如心理學最常使用的工具之一「激情之愛量表」(Passionate Love Scale),是在1980年代發明、用來評量親密關係中對彼此的愛意程度,量表內包含一系列問題如對方愛上他人、自我的忌妒程度為何,越忌妒則代表愛意越濃烈;但問題就在於,在一段彼此都同意的非單一配偶制關係裡,受試者不一定就不會感到忌妒,但仍允許對方愛上他人,此時量表就不適用。

其次,在許多關於親密關係的民調問卷中,用來描述非單一配偶的語言通常都不中立,例如「不忠」、「背叛」或「劈腿」,這些用語甚至都出現在學術文章中。

其實Conley先前的研究就曾獲得各方褒貶不一的回應,例如她曾指出,相較單一配偶制、甚至會有劈腿行為的雙方,彼此合意的非單一配偶制關係裡,大家都會遵守更安全的性行為,這項論點被批評為「不負責任」。

這份密西根大學的研究報告還指出,針對不同親密關係的情侶研究發現,合意的非單一配偶制關係與單一配偶制一樣都是「功能性」的,這是針對逾2,000位非單一配偶制民眾所做的調查結果,評量受試者親密關係中的信任、忌妒、熱情、整體滿意度等,發現兩種「功能性」親密關係形態的產出結果並無差異。

這份研究最後還測試「研究員訪問非單一配偶關係」時的態度,發現他們在詢問非單一配偶關係的問題時,較詢問單一配偶關係的立場更為偏頗。Conley說,「單一配偶制所塑造的文化觀念和氛圍很大程度影響了做研究時的中立與客觀,主導了研究員在建構親密關係理論時的心態。」

除非文化觀念對於單一配偶制的偏好趨於中立,否則永遠無法知道哪種親密關係的形態對人們是最適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