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311」vs「228」

圖為台南市吳園藝文中心18日揭幕的「228大屠殺70週年暨1987年228平反運動30週年藝術聯展」現場慰靈碑。 (來源 中央社)

上星期三月十一日,是日本福島核災6週年紀念日。這一天下午反核團體辦了「311 非核低碳、永續能源 」大遊行。照理說,努力反核的我應該要去參加這個遊行。但是我這並沒有去參加,因同一時間在台北市中山教會,有一個「李瑞漢、李瑞峰、施江南、林連宗、徐春卿、陳炘等6位二二八失蹤受難者追思禮拜」,我去參加了這個追思禮拜,而會去參加的主因是我與這6位失蹤受難者的家屬有一點接觸。

在35年前,我在休士頓太空中心工作時,也在那邊辦宣傳台灣意識的刊物,接觸到一位228受難家屬,就是李瑞峰的大兒子李榮達先生。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228死難者的家屬。我跟他見了幾次面,也得知李瑞峰一些受難狀況,並且也接觸到李瑞峰的太太、就是李榮達的母親。後來,因為住處相距遙遠,就沒有特別的聯繫,漸漸疏於聯絡。

1990年,我回台大教書至今與李榮達先生30多年沒有聯絡了。當看到受難家屬舉行「二二八失蹤受難者追思禮拜」的時候,我希望去那邊能夠找到三十多年前認識的228受難家屬李榮達先生。然而,在追思會完畢後詢問他們的家人,得知他已經在十多年前過世了。這實在是有點遺憾!我當晚在網路上找到李榮達在一九八八年左右寫給二二八和平日運動者「我不要同情我要公道」的一封信。

1982年時李榮達先生告訴我,他是在讀建中初二時,因為與人家打架而被退學,接著淪落江湖,最後流亡海外。在我與他的幾次接觸裡面,我知道他是在休士頓的下層打工求生存,他媽媽也是在替人幫傭打工,生活過的非常的辛苦。我們可以想像對李榮達的媽媽,原本是律師夫人,在小孩五歲的時候,228事件的幾天後,突然失去了丈夫而且是連遺體都找不到的打擊有多大。面對這種為台灣犧牲者的遺孤,而我又無力幫助,心裡實在很難過。

228家屬的悲痛與受到的傷害,非當事人是沒有辦法理解的。由於在休士頓曾與李瑞峰家屬接觸,1987年初,看到鄭南榕、陳永興等發起二二八和平日運動的時候,我們幾個朋友質疑,這個大屠殺的日子真的需要把它叫做和平日嗎? 當時認為應該先要追究228的真相,並在當時的「台灣學生報」上面發表了一篇這樣的文章。我們認為應該要先抓到228的真兇,要清查、公佈劊子手,然後才有所謂的和平。也就是現在大家提倡的轉型正義,沒有真相就沒有和平。 

今年是 228和平日運動30週年,更是228事件70週年。可嘆的是,到如今228的真相還沒查清楚,像上述的6位二二八失蹤的人,他們如何失蹤?他們的屍體在哪裡?到現在都還沒有找到,這是我們没有辦法接受的。

311「受難者追思禮拜」會上家屬提出訴求,陳炘外孫高兆弘,籲政府儘速成立有調查權的委員會進行追查,制定特別條例返還家屬遭政府沒收的財產。徐春卿兒子徐世雄直言,二二八最大加害者就是蔣介石,次為陳儀、彭孟緝、柯遠芬、張慕陶、劉雨卿等人。連震東、黃朝琴、林頂立、劉啟光這些人提報名冊讓陳儀能一一逮捕台籍精英,都應該追究,即使當事人已身故,仍須公諸歷史。包括執行逮捕、屠殺人民的士兵,也都是兇手。

我們一定要支持這些二二八家屬的訴求。沒有真相就沒有和平,228的死難英靈到今天還是死不瞑目。因為,那些兇手以及兇手的後代還在台灣作威作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