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關說與洩密 兩碼事

前總統馬英九(圖)16日前往淡江大學,以「台灣在變動中國際社會的角色」為題演講。(來源 中央社)

前總統馬英九因為洩密案,遭到台北地檢署起訴,馬英九一再對外強調,關說的人卻沒事;但關說是關說,洩密是洩密,這完全是兩碼子事,學法出身的馬英九,如同他在洩密案一樣,是大玩法律文字遊戲。

台北地檢署偵辦前總統馬英九洩密等案,認定馬英九在2012年洩漏偵查秘密給當時的行政院長江宜樺、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並且教唆時任檢察總長黃世銘對江宜樺洩密,依涉嫌刑法洩密罪、教唆洩密罪及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個人資料保護法等罪嫌,起訴馬英九。

馬英九面對洩密案時,不斷對外訴求「關說司法者沒事,維護司法者遭殃」的荒謬現象。馬英九的說法何其荒謬,因為關說會不會有事,如同洩密案一樣,必須經過檢調偵辦、法院審判,絕非馬英九一人說了算。

另一方面,關說案本來就是另一件案子,這與馬英九洩密案,在法律上完全扯不上關係,只是案發的來源是同一起事件,不能因此相提並論,馬英九的專長是法律,絕對清楚這些差別與界限。

再者,洩密案的本質,與關說案的態樣,截然不同,不能一概而論。檢察官會起訴馬英九,是因為馬英九逾越法律分際,利用監聽取得的資訊,作為政爭的工具,這與關說案何干?根本是八竿子打不著。

然而,馬英九卻不斷刻意將關說案和洩密案畫上等號,其背後的動機很明顯,目的是要混淆視聽,希望博取外界的同情。

在馬英九被起訴後,接下來是要面對法院審理,馬英九與其拿這些模糊焦點的說詞,魚目混珠,倒不如好好思考,什麼是洩密?如何證明自己沒有洩密?只要拿得出強而有力的證據,相信司法會還他清白,大可不必在關說上持續打轉。

 

(作者李平華,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