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街道的礦業經濟 不同於九份山城的流轉年華

2015年超過半數的礦業投資在多倫多證券交易所中流轉,全球很少有一個資本市場能壟斷單一產業。(圖片來源:Max Pixel)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多倫多是加拿大第一大金融中心,也擁有「最多元化城市」的美譽,但多數人不知道的是,支撐這座繁華金融中心的經濟基礎是「礦業」,不但構築了整座城市、甚至一個國家,但也以其他地方發展做為不堪的代價。

礦業之於加拿大  造就一座城市的繁華興盛

英國《衛報》報導,全球將近75%礦業公司的總部座落於加拿大,而約60%的公司在多倫多證券交易所上市上櫃,2015年超過半數的礦業投資與資金在交易所中流轉,事實上,全球很少有一個資本市場能這麼大壟斷單一產業,如礦業之於多倫多。

蒙特婁研究員Alain Deneault說,「如果你想登記一艘運輸用船隻,你會到賴比瑞亞,如果你想大規模且具侵略性的操縱股票,你可以到開曼群島,而如果你要成立礦業公司,就該到加拿大。」

但其實這項產業的龐大存在並無法在整座城市中輕易辨識出來,不像石油之於洛杉磯、鋼鐵之於匹茲堡、汽車工業之於底特律,多倫多靠的是外來移工在這座城市礦業歷史中的打拼,由於礦產分布散落各地,也使多倫多靠礦業產生的群聚經濟不若其他城市顯而易見。

唯一一個較顯著的地標是「加拿大礦業名人堂」,位於多倫敦大學不起眼一角的名人堂,紀念著加拿大這個被恩賜豐富自然資源的國度,有幸擁有能將自然資源從有潛力資產轉換成實用商品的能力,並帶來大筆財富。

若要說礦業歷史在多倫多留下什麼印記,礦業大亨們的慈善貢獻可能是最顯而易見的吧,如全球最大礦業公司創辦人Peter Munk,就曾出資贊助成立多倫多全科醫院的心臟中心和多倫多大學的國際事務學院;又或是很容易在多倫多人的姓名裡找到知名礦業大亨的影子。

另一方面,多倫多靠著礦業起家所帶來的成功,也是因為多倫多發展了一系列礦業資產有關的群聚經濟,加拿大探勘協會(PDAC)主席Andrew Cheatle說,「從央街(Yonge)到多倫多大學,以及從皇后街(Queen)到前街(Front)還有周圍地區,聚集了全球最大的礦業公司、律師和諮詢顧問,所有的銀行也都聚集在那一區,那是我認為讓多倫多變得這麼成功的重要地帶。」

安大略省多倫多的Rosedale舊照。(圖片來源:Wikipedia)

然而,Deneault評論,這種成就是多倫多犧牲了許多代價換來的,加拿大政府用各種方式持續支持礦業發展,包括在這產業內的結構性失調、法規架構容忍投機買賣、稅賦誘因和外交協助,「加拿大儼然就是發展來支持礦業的。」

殖民地惴惴不安  急於求成的心態

加拿大的礦業歷史開始於安大略省還是個剛被殖民的城鎮,急於打造有別於倫敦和紐約的經濟命脈,1861年當多倫多證券交易所正式掛牌運作時,當年整座城市人口只有4萬5,時至今日卻已有20萬人,這城市也已變成「礦業投機客的天堂」,不只是安大略省居民或加拿大人,也是英國和美國人的目標地。

礦業的確可以帶動一座城市走向繁榮進步,同時也能脫離稅賦和法規限制,1960年代開始,省政府打算對礦業課稅,但受到很多經濟大戶的抵抗,歷史學家Henry Nelles在「發展的歷史」這本書中寫道,「礦業工人是最主要的無黨派倡議者,他們高倡降低政府開支、縮減公眾債務和負債的社會福利,試圖重建大眾信任」。

繼續閱讀:建築於礦產的繁榮  多倫多被掩埋的骯髒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