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北車大廳」:外籍勞工的週日抗議文化

香港地鐵站常是外籍勞工聚集抗議與集會的場所。(圖片來源:Wikimedia)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上個周日(3月5日)、國際婦女節前夕,約300名外籍家務勞工聚集在香港中環遊行,舉著布條要求更好的勞動環境與工資,由於擔心自己的工作不保,他們沒辦法在週三的國際婦女節外出抗議,但又為了爭取權益,選擇在唯一的假日星期日站出來發聲。

英國《衛報》報導,這是一場和平示威,由「菲律賓人聯合會香港分會」(United Filipinas of Hong Kong)組織從中環的遮打花園出發,經過的路人好奇停下拍照,但有些人則當作視若無睹,許多女性對他們的標語「移工不是奴隸」、「我們的生活也該被尊重」展現興趣。

但週日遊行並非巧合,也不是這次國際婦女節的特殊情況,這就是香港長久以來的抗議文化。

香港外籍勞工的週日抗議文化

自1980年代初期,香港外籍勞工每週日和特殊節日都會集結在公共場所,上萬名女性靜坐在地上的紙箱或塑膠墊上,手持標語表達自己的訴求,而幾乎在國際五星級酒店或知名銀行大樓前都看得到他們的身影。

中環的皇后像廣場(Statue Square)周圍是菲律賓社群的聚集地,該地街道更有「小馬尼拉」之稱,替繁榮嚴謹的金融區注入紛雜的聲音與色彩。

29歲的Annie和36歲的Nilda大約一年前就開始參加這種示威,她們一早就站在地鐵站外頭,Annie來香港僅5個月、簽了2年約,但她已經想離開了,她說,「我盡可能多參加這種遊行活動,因為我的雇主對我很不友善」,「他們不只待我不好,也不給我足夠的食物吃,所以在僅有的假日我只能以零食和罐頭食品果腹度過一週。」

香港的家務勞工被規定必須住在雇主家,Nilda因此和雇主的兩個雙胞胎嬰兒同睡一房,但卻夜不成眠,Annie則是整日生活在監視器的監控範圍,「我房裡就有一個監視器,他們24小時監視我。」

香港的居住環境狹小是眾所周知,但外籍家務勞工的廉價費用卻讓香港雇主不顧家中狹窄的居住環境,卻依然聘請了外籍勞工,使他們的生活條件更為苛刻。

目前在香港約有38萬名外籍勞工、多數是女性,研究外籍勞工受虐狀況的香港理工大學教授Hans J Ladegaard說,現存法律給他們塑造了一個全然孤立的勞動環境以及低於標準的生活條件,「在很多案例中,這些外籍勞工沒有自己的房間,有的人睡在客廳、廚房或浴室,一週7天、一天24小時就生活在這種環境裡,平時也不能外出」,也因此他們寧願犧牲僅有的一天假日,不選擇休息、而是站出來要求修改現存法案,這個被他們視為「現代奴隸法的法案」。

一份2016年由「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發表的報告顯示,香港針對強迫勞動與交易的法規存在嚴重缺陷,針對菲律賓籍家務勞工的調查指出,84%勞工付了不該付的仲介費,讓他們在進來香港工作前就已負債數月的薪水,甚至護照還被扣留做抵押品,而這些勞工平均每日工時16小時,有半數受訪者表示他們長期處在營養不良的狀態。

繼續閱讀:野餐、理髮、抗議群聚  外籍勞工形塑香港「城市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