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談赴中與反年改退將的軍人信念

有一群向中國傾斜交心與捍衛個人超高額退休俸的高階退將,台灣還需要敵人嗎?

32位退役將領在去(2016)年參加中國大陸官方活動。圖取自央視youtube

在2000年和2004年總統選舉落敗的連戰,於2005年4月奔赴中國尋求發揮「剩餘價值」的舞台,揭開了政治買辦忙碌穿梭台灣海峽兩岸的序幕!此其中,一群大淌這池政治渾水的高階退役將領的言行,最是讓人瞠目結舌。更讓人儍眼的是,在年金改革勢在必行的今天,這群高階退將以將帥之姿,正統領「八百壯士」在立法院外抗議年金改革的推動!

主義、領袖、國家、責任、榮譽,是赴中退將與反年金改革退將當年帶兵時信誓旦旦的「軍人五大信念」!今天,且以此五大信念為照妖鏡來檢視檢視這群退將的言行。

對軍人而言,主義就是中心思想,簡單講就是為誰而戰?為何而戰?答案不就是為國家、責任、榮譽而戰嗎?帶兵時,天天高呼「三民主義萬歲」、「中華民國」萬歲口號、天天高唱「反攻反攻反攻大陸去」軍歌,退役後跑到共產主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所為何事?反差不會太大、太讓人錯愕嗎?

領袖,當然就指的國家元首吧?當年,漢賊不兩立的「蔣公」和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經國先生」在台上訓話時,諸君在台下誰不是坐得畢恭畢敬仔細聆聽來著?兩位領袖作古後,該慈湖謁陵、該頭寮鞠躬獻花,諸君何曾怠慢?今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台上訓話,諸君在台下也一個個坐得畢恭畢敬仔細聆聽,由反共、抗共、拒共變傾共、親共、媚共,變節比變天還快!

說到國家,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總不能說是同一國吧?廿一位退將與共軍將領2011年6月5日晚間的聯誼活動上,有退將在酒酣耳熱下對解放軍將領說「今後不要再分什麼國軍、共軍,我們都是中國軍」,這是醉言醉語還是酒後吐真言?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曾說軍人沒有自由,這群中華民國的退將卻自由到動不動可以跑去敵營跟敵方將領打高爾夫聯誼、哥倆好把酒言歡,另外有卅二退將,在中國聞中國國歌不加思索起立致敬,國家認同不錯亂嗎?

殺敵、滅敵是軍人無可推卸的責任,一群退將跟當年不共戴天的萬惡共匪卻一酒泯恩仇,敵人變酒友了。反倒是最近冒出一個「年金改革」的新敵人,這群人唯恐有所閃失,乃身先士卒,為捍衛其超高額的退休俸奮勇而戰!凡此,對什麼軍魂、武德,是不是有所侮辱?

榮譽,是人的第二生命,對軍人何嘗不然?今天,受邀在中共閱兵台上,看著瞄準台灣的導彈列隊而過的退將們,心中是羞愧憤慨還是激動榮幸?

有一群向中國傾斜交心與捍衛個人超高額退休俸的高階退將,台灣還需要敵人嗎?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