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時評〉課徵碳稅推綠能

  4991
〈時評〉課徵碳稅推綠能

(來源 維基百科)

本週立法院開議,民進黨列出的優先法案,包括「年金改革」相關法案、「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特別條例、「當沖證交稅降稅」與「老屋重建獎勵」等相關法案,關於長照的財源列出了「遺產及贈與稅法」、「菸酒稅法」兩條文修正案等項。

我以前曾提倡過「課徵碳稅推長照」的觀念。既然政府目前對長照的財源已經有規劃,而又要推動綠能的基礎建設,現改成「課徵碳稅推綠能」當然更合理了。課徵碳稅,其實我已經提倡了超過20年。在1994年左右,我曾經在環保聯盟刊物「台灣環境」上面發表,主張課徵碳稅以對抗地球暖化問題。1998年,我以台灣綠黨召集人的名義參選台北市南區立委時,也提出「課徵碳稅降低所得稅」的政見。在過去幾年,我在台灣各地演講,主張要課徵碳稅。而且課稅的金額我也具體提出來,每公噸CO2排放要課徵10美元,並且也估算全台灣若課徵碳稅,碳稅的收入每年大約有新台幤800億元稅收。而一些排碳大戶,表面上賺了非常多的錢,例如大約4年前吧,中鋼公司說當年賺了250億元,我替他們算了一下,若課碳稅中鋼可能要繳交200億元。

綠能前瞻基礎建設的財源應是碳稅

政府要推動綠能的前瞻基礎建設,財源在哪裡?最直接來源就是從課徵碳稅。若以每公噸CO2排放量課徵10美元來算的話,那麼單單台電公司每年需要課徵碳稅大約300億元,也就是說除法定盈餘繳庫之外,每年台電要多繳給國庫超過300億元的碳稅。這對台電的營收會有怎樣的影響?我個人主張應該要將碳稅轉嫁到消費者,即使電價上漲,我也算過,課碳稅的部分每度電大概只有一毛錢左右。最近新加坡宣佈2019年開始課徵碳稅,每噸CO2排放量課徵美金7元到14元之間,新加坡評估對於他們的電價的影響2%至4%左右,也就是說影響並不會太大,所以課徵碳稅對民生影響不至於太大。但是對於排碳大戶、用電量大的大工廠而言,課碳稅會造成不小的成本增加。也正因為如此,可以逼使他們去做節能減碳的工作,這才正是課徵碳稅的目的。

那麼政府多收這些碳稅可以做什麼用途呢?當然應該專款專用推動綠能。例如說台電要交給政府每年300億元的碳稅,我個人建議政府可以把這300億元分成兩半。一半150億元交回給台電,要求台電降低CO2排放,以及推動綠能建設的工作。例如,台中火力發電廠採用淨煤技術,將生煤氣化再發電,以解決PM2.5污染的問題。另外一半150億元,則用來鼓勵民間投資綠能,包括設備投資獎勵,及與地方政府的合作,使得各個種類的綠能都能夠大幅的發展。

政府對地熱發電心存歧視

本週看到台糖公司最近要成立一個「沼氣能源服務公司」,主因是今年度的沼氣發電收購價提高到每度電5元。這當然是農委會前主委曹啟鴻在任內一直向能源局爭取的結果,收購價一下子提高了超過三分之一。這使得台糖公司旗下的養豬設施,收集豬糞、尿轉化成沼氣,用沼氣來發電變得有利可圖。於是台糖公司準備投資22億元做沼氣收集及發電的工作。台糖是國營公司成本比較不在意,投資22億元只為了2 MW的沼氣發電的產能未免偏高。目前地熱發電,工研院估計1 MW產能約需2億元投資,台電及能源局都嫌太高而不願意投入開發呢!

課徵碳稅對其他的民間綠能公司的影響如何呢?事實上,政府除了可將每度電的收購價提高之外,也可以比照早期對太陽光電的設備補助一半,且其補助上限應可大幅提高。例如説,目前地熱發電每案的設備投資補助上限是5000萬元,但地熱發電即使1MW單單挖井費用可能就要好幾億元。因此補助辦法公告多年至今沒有一個公司去申請,而海上風機目前設備補助的上限是2.5億元。政府對地熱發電顯然是心存歧視。

我在此想指出去年底的再生能源發電躉購費率調整審查不合理事情。在農委會前主委曹啟鴻力爭之下提高了沼氣發電的收購價達三分之一,變成每度5元,同時竟然要把每度4.94元的地熱收購價降低。後來在各方反對,指出地熱發電目前這個收購價已訂好幾年,却連一度電都發不出來,表示目前收購價是太低而非太高。因此,依經濟學原理是應該要提高而非降低地熱發電收購價,才勉強維持原來的每度電4.94元。

而且,我們也一再指出,地熱發電最大的成本是在挖井,所以收購價應該要分深層地熱與淺層地熱。例如說挖3000公尺深的挖井費用,是挖1500公尺深井費用的4倍以上。那麼3000公尺以上的深層地熱廠每度電的收購價不應該只是4.94元。甚至可提高到每度電10元都不為過,畢竟現在地熱發電量還很小,即使每度電補助很高對台電公司收入的影響也很小。像日本,地熱發電每度電補助是日幣42元,折合新台幣14元以上。但是能源局「再生能源發電躉購費率委員會」的委員不接受這個說法。我們希望在今年底躉購費率調整時,能對深層地熱做出提高收購價的結論,這樣台灣的深層地熱才有可能發展。

台電應該用碳稅將核電廠變成地熱發電廠

另有關將碳稅交回給台電每年150億元的部分,台電應該如何運用呢?我們知道台電目前在綠島與工研院合作一個0.5 MW的試驗性地熱電廠,這實在是太小兒科了。為什麼不能直接提高到綠島目前所需的5MW的電廠呢?若是真的地熱的設備投資成本太高,那麼就用碳稅回歸台電部分來補足。

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台電應該利用由政府再交回給台電的150億元的碳稅,替未來世代做點事。例如説,將現有的核電廠轉變成天然氣電廠或者是地熱發電廠。發電廠的熱源(燃料)的轉換技術上是可行的,核電廠變成天然氣電廠在美國有很多案例,例如辛辛那提州;而將核電廠變成地熱發電廠,台灣可以是全世界第一個。因為台灣的核一及核二後面就是大屯山,台灣的核三廠在四重溪温泉旁的斷層上面,核四廠不遠處的龜山島也是火山。2月20日看到一則新聞,大屯山火山觀測站林正洪主任發現,在金山萬里之間地底有一個台北市四分之一大小的岩漿庫,而核二廠就在萬里。所以,台灣是最有可能把核電廠變成地熱電廠的國家。希望我們政府的能源決策者能往這個方向來推動。

更新時間 : 2022-06-27 10:52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