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台灣:紀律、努力不懈、愛國之心

by Angelito Banayo(台灣英文新聞/ 李嘉 編譯)

今年,我和家人一起在台灣過新年。大部分時間都待在首都台北、還有兩天在台中、南投,並且也在宜蘭待了一天。我們不止想要觀摩台灣一些新舊交融的現代城市,也想要沉浸在台灣的文化氛圍中。

在和台中官員以及商界領導人的會面中,我發現了他們對當地的驕傲。從台北搭高鐵南下台中,約需45分鐘的路程;若是開車,從台北行經規劃良好的國道,則需約2.5個小時。台中是台灣機械產業的重鎮,擁有聞名世界的腳踏車產業,也是主要生產工業工具、模具的地區。這裡的商人主要專門生產零件輸出至國際知名的製造企業。

這裡的人工作勤奮、有幹勁,使我聯想到以前唸商學院時接觸過的一個案例研究,關於安飛士租車公司如何努力超越當時第一大的汽車租賃公司,Hertz。

另一方面,宜蘭和南投相當自豪於所擁有的文化和手工藝,從陶藝、木雕、竹藝等,都讓訪客對於製作的巧思、工藝之精巧感到驚奇。

「是的,我們很努力。」一個擁有紐約大學經濟學碩士的台中官員如此說道。「事實上,不只我們,整個台灣都相當努力。」

去年十月,我在高雄見了一位白手起家的富豪,他的父親是一位蔗農,因為家境貧窮,無法供給他完成小學學業。但是,他非常努力,並且最後戰勝了貧窮。他幾次嘗試經商,幾次都一敗塗地,卻靠著韌性和努力,最後終於找到他的優勢,成為高雄最成功也最富有的商人。

「我們是一個多元文化的國家,」一位高階台灣官員如此解釋,「從原住民部落,有些甚至與菲律賓的巴丹島伊巴丹族(Ivatan)系出同源,到來自中國的移民,這些都豐富了我們的文化,我們也都因為對這個國家的付出而團結。」

舉例來說,台灣的菜餚真的很棒,融合了福建、客家、杭州等等各式來自中國的料理,更有來自日本的精華。

台灣的食物,比起廣東的食物來得沒那麼鹹,也沒有川菜來得辣,但是很好吃。而原住民的料理也早已融入了台灣普遍的主食當中。

但是,對於外來訪客來說,對於台灣最深刻的印象,莫過於人們的紀律。大部分的人都會遵守交通規則,等到綠燈亮起才過馬路;台灣人不會亂丟垃圾在街上;排隊時也會遵守秩序不插隊;那些在街邊的身懷殘疾人士,不靠乞討,而是透過販賣糖果或紙巾來營生。

我的女兒告訴我,這或許是受到日本的影響。曾經為日本的殖民地長達50年,直到太平洋戰爭之後才結束。台灣的建築、道路等,都可以看到日本的蹤跡;正因為文化發展是歷史的事實,台灣也深深受到中華文化的影響,也有很鮮明的中華民族的特性—耐心、創業精神、甚至有點高深莫測。

台灣曾經歷一段很貧窮的時間。經常耳聞菲律賓華人講述50、60年代的台灣人生活的窘困,以及那些台灣最大的飯店都是菲律賓華人所擁有的。可現在卻今非昔比了。

1978年,當我們在倫敦的哈洛斯百貨逛街時,其中一個較年長的櫃員問我們從哪裡來,心裡可能想著我們來自日本或中國。當我說我們來自菲律賓時,這位櫃員有點無知地回道,「台灣人真的很勤奮工作,有好多產品都是來自台灣。」

在倫敦之前也有一段經歷。我們在蘇黎世,見到了一對夫妻,他們經營著只有十張桌子的小吃店。先生負責下廚,太太則負責服務客人、結賬、清潔。他們做事極有效率,而且看起來很快樂。這些都可以在台灣看到。

對於當地的驕傲,是一種深層、久遠的對國家的認同感。或許之於台灣,人們總是會提到兩岸關係的政治議題,但是這座比菲律賓呂宋島還要小、卻住著2300萬人民的小島,有著相當嚴謹的環境法規,以及完善的分區規劃(綠化的程度,跟我們呆板的水泥叢林相比,真是令人羨慕),從落後的經濟到擁有第一世界的狀態,中間只過渡了兩個世代,這樣的成績,若要概化為一道公式,便是紀律、努力不懈、以及愛國之心。

經過沉思後,我對我們這些年來所浪費的時間感到惋惜。希望,我們新上任的總統,可以為我們帶來轉變。這套公式已經被驗證成功,不只是台灣,而是舉世皆然:是紀律、努力不懈、以及愛國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