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一例一休後遺症浮現

一例一休上路,台北市勞動局長賴香伶23日表示,台灣工資遠不如韓國,工時排名全亞洲第三,若法律層面讓勞工縮減工時,台灣是雙輸,會啟動宣導、加(來源 中央社)



新修正的勞基法正式上路,在一例一休、加班費加乘計算的法令下,公司行號增加的負擔,不僅是有形的金錢成本,還耗費不少時間和精力,在處理員工排班問題,一些需要一周七天運作的行業別,更受到極大衝擊,勞工是休到假了,但如何提升企業的競爭力,將是要政府面對的新難題。

為了因應勞基法新制,各縣市政府勞檢單位的電話接不完,因為新法設有吹哨子條款,只要公司不合規章,可重罰150萬元,因此,各單位都想辦法避免觸法,打電話了解狀況。問題是,若一切照本子辦事,那經營成本大幅提升。

在一例一休的規定中,例假日上班,不僅要加倍給付工資,還要另排一天休假,就算是休假日上班,雖不用補假,但工資也是從1.34倍起算;在盡可能的情況下,企業不會希望員工加班,除非萬不得已,那也會兩權相害取其輕,要員工在休假日上班。

但例假日和休假日,不是資方說了算,必須和勞工協調,並取得雙方的同意,這已無形增加許多溝通成本。

另外,新法也明訂,增加特休假的天數外,只要在一定期定內未休畢者,資方必須折抵工資給員工;因此,等於是要強迫勞工休假,立意雖然良善,卻埋下爭議的開端。企業可能因此畫地自限,避免承擔太大的成本風險。

不僅如此,對於一些大眾服務業,需要排班的行業,例如,醫院、公共運輸等,不可能到了假日就打庠,但這些人加班的成本,完全必須由業者負擔。這樣的情況不只在企業,連政府也受到極大打擊。像新北市長朱立倫就說,明年加班費至少增加3億元以上,以環保局為支出最大宗。台北市光是環保局,也要增加8500萬元。

環保局主要的業務是收運垃圾、清潔環境,這些與民眾作息直接相關,一旦改變,直接影響到民眾的生活習慣。再者,像是公車周日班次減少,恐怕會讓塞車情況更加嚴重。若這些問題無法排除,變成擾民,將引發更大民怨。
 

(作者李平華,資深媒體人)